SKYSUKA's Studio.

每周分享第16期

字数统计: 2k阅读时长: 6 min
2019/11/13 Share

见闻

虽然新闻标题名称很浮夸,但是目前看来好像并没有脱离法律允许的范围。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该计划搜集的数据包括“实验室结果、医生诊断和住院记录等,并包括完整的健康历史,以及患者姓名和出生日期”,而且谷歌可能有多达150名员工可以访问这些数据。

内部文件显示,谷歌去年与美国最大的天主教医疗系统Ascension——包括2600家医院、诊所和其他设施——秘密地启动了夜莺计划,并且,自今年夏季以来,数据共享正在加速。

知情人士说, Ascension 内部的一些员工对数据收集和共享的方式提出了质疑,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从伦理角度。但隐私专家表示,根据联邦法律,这似乎是允许的。1996年通过的《健康保险隐私及责任法案》一般允许医院在不告知患者的情况下与业务合作伙伴共享数据,只要这些信息“仅用于帮助受保实体履行其医疗保健职能”

谷歌在“夜莺计划”中分享信息的范围似乎比在其他医疗数据领域更广。今年9月,谷歌宣布与梅奥诊所签署了一项为期10年的协议,存储该医院系统的基因、医疗和财务记录。梅奥的官员当时表示,用于开发新软件的任何数据在与这家科技巨头共享之前,都将删除任何可以识别患者个人的信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之后,图灵和他那代人所设想的通用计算机得以实现,从真空管到手工制造的晶体管,再到如今的密集芯片,随之发展出一种计算理念,本质上是说:如果它可以用数字表示,我们就可以模拟它。
“我对所有经典理论的分析都不满意,因为自然不是经典的,如果你想模拟自然,你最好把它变成量子力学,”费曼以他独特的方式总结道。他认为其他人所说的经典计算机不足以完成这项任务。

一台量子计算机

SEC 的指控称,Telegram 没有按照 1933 年《证券法》(Securities Act of 1933)的注册规定,将他们的 Gram 代币(被定为证券)要约和销售进行注册;此外,Telegram 也未能按照证券法要求向投资者提供有关 Gram 代币和 Telegram 业务运营、财务状况、风险隐私和管理的信息。

推荐阅读

波士顿大学的科学家们,史无前例地拍下了清洗过程:红色是血液,蓝色是脑脊液。厉害的是从前没有发现过,血液会周期性地大量流出大脑。每当血液大量流出,脑脊液就趁机发动一波攻击。

其实,2013年已经有研究证明了,在小鼠睡眠的过程中,大脑里像β淀粉样蛋白这样的毒素,是会被清除的。大脑用的清洁剂,叫做脑脊液。

这个发现很重要,它告诉我们睡眠是一项非常特殊的功能:我们醒着的时候,神经元们是不会同开同关的。所以,醒着的时候没有办法让大脑的血量,下降到足够低的水平。

创建一个互联网公司需要几个人?一位来自旧金山的软件工程师告诉我们:一个就够了。这位工程师创建了一个名为「Listen Notes」的播客搜索引擎,像谷歌一样可以方便地搜索海量播客资源。在这篇文章中,这位工程师向我们介绍了他创建「Listen Notes」用到的各种「无聊」技术。

作者在前言中说:「阅读完本文后,读者应该能够复制我为 Listen Notes 构建的内容,或者轻松地实现类似的操作。你无需聘请很多工程师。请记住,当 Instagram 融了 5750 万美元并被 Facebook 以 10 亿美元收购时,他们只有 13 名员工——而且并非所有人都是工程师。Instagram 的故事发生在 2012 年初。现在是 2019 年了,一个小型工程团队甚至一个人创造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可能。」

当你阅读亚马逊或 PayPal 早期发展的一些书籍时,你会发现两家公司都有类似的通知机制:每当用户注册时,都会有「叮」的声音通知办公室中的每个人

我在旧金山的 WeWork 共享空间工作。有些人可能想知道为什么不在家里或咖啡店工作。那是因为我非常重视效率,我愿意在效率上投资。我不相信堆砌时间就能开发出好软件。我很少一天工作超过 8 小时(对不起了,996 的朋友)。我想把每一分钟都花得有意义。因此,我需要一个精致且相对昂贵的私人办公室:) 与其为了省钱花更多时间,我选择花费更少的时间去赚钱:)

我赞同 monorepo 理念。因此,我只有一个 listennotes repo,包含 DevOps 脚本、前端和后端代码。这个 listennotes repo 是作为 GitHub 私人 repo 托管。我在主分支上做所有的开发工作。我很少使用功能分支。

趣闻

蛮有趣的一个赛道,之前的红娘都是线下介绍男女认识,现在用互联网的思想来做,会不会有相应的优势或者不足呢?有一点深表认同:社交习惯的打破与重塑,单纯依靠大数据和算法匹配是无法做到的。“红娘”的引入恰到好处地打破了“五环外”单身男女因本身的交际能力所带来的沟通壁垒。

后直播时代的到来后,单向的“你播我看”已经无法满足用户对于网络社交属性的需求。有报告曾指出,超7成直播用户对在线社交抱有兴趣,超6成用户觉得在直播间内,“互动”属性是必需品。

在「趣约会」上,“1红娘+1男嘉宾+1女嘉宾”的3人连麦模式,是其直播相亲的主要模式。“第三人”的出现为性格内向羞涩的小镇青年打破了线上相亲和交友的尴尬。而“红娘”的控场,则让这场沟通变得更加灵动。

视频相亲相较于其他两类来说,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体现更多,用户进入直播间的方式则分为两种:红娘邀请或主动申请。专属相亲的准入门槛则更高,需要通过红娘进行审核。少了“围观群众”,用户在直播的聊天内容私密性更高,心态也更加放松。社交习惯的打破与重塑,单纯依靠大数据和算法匹配是无法做到的。“红娘”的引入恰到好处地打破了“五环外”单身男女因本身的交际能力所带来的沟通壁垒

CATALOG
  1. 1. 见闻
  2. 2. 推荐阅读
  3. 3. 趣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