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UKA's Studio.

每周分享第11期

字数统计: 3.1k阅读时长: 10 min
2019/07/07 Share

2019年7月7日第11期
记录这一周的见闻以及值得分享的内容,每周周日晚更新。
提示:点击标题可继续浏览详细内容

见闻

亚马逊在其 FCC 申请文件中表示,其卫星将在地球上空海拔 590 至 630 公里的高度运行。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上个月表示,Kuiper 项目将耗资「数十亿美元」。该项目独立于贝索斯太空运载火箭制造商蓝色起源公司之外。

谷歌再向炼丹术发起 “攻击”:提出一种神经网络结构的搜索方法,该方法无需任何显式的权值训练即可执行任务!在搜索过程中,网络每次在 rollout 的时候会分配一个共享的权重值,并进行优化,这就让它能够在很大的权重值范围内良好运行。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绕过高昂的内部训练循环代价。

继旧金山之后,全美第二个禁止面部识别技术的城市出现了。近日,马萨诸塞州的萨默维尔市议会通过了禁止在公共场所使用面部识别软件的投票。新政策生效后,该市各机构、分局或下属部门,均不得在公共场所使用面部识别技术。
当前,FBI 和国土安全局等联邦机构在使用面部数据识别潜在犯罪嫌疑人前是不需要获得搜查令的。目前还不清楚该委员会计划如何起草法律来打击潜在的违法行为,但两党议员都对美国公民的面部扫描可能侵犯了宪法权利这点提出了担忧。

《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的研究描述了一种可以让动脉和心脏创口闭合的光敏胶粘剂,该材料能快速止住高压大出血,且安全可降解,无不良反应,其效果已经在猪身上得到了证实,有望将来应用到临床。

如果你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试试Terminal,可以通过下面的GitHub链接,下载、构建和运行这一命令行工具。https://github.com/microsoft/Terminal

Watson 是IBM 的重量级AI 系统;近年IBM 大力发展AI 医疗,在2015 年成立独立的 Watson Health 部门,并收购多家医疗数据公司,前景看好。然而短短三年,这个明星部门就要裁员50% 到70% 的员工,代表AI 医疗的泡沫化。
IBM 的「首败」至少可以向技术专家和医生们证明:试图创造出一位AI 医生,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工作。
为了让人工智慧充分发挥其潜力并改变医学,医疗保健的标准必须改变。Kohn 说,人工智慧系统可以考虑比临床试验更多的因素,并可以将患者分成更多的类别,以提供「真正个人化的护理」,但前提是基础设施也必须改变:医疗机构必须同意分享其专有和隐私控制的数据,以便人工智慧系统能够从数百万多年来跟踪的患者身上学习。他一直期待着在医学期刊上可以看到有关Watson 产品的文章,能够证明AI 可以改善患者的治疗效果或节省医疗系统开支。但遗憾的是这类文章寥寥无几,也就是说Watson 并没有突破性的成果。

追踪一个部门产品的动态,作出预判,也可以通过该部门在相关学术期刊会议上有无发表论文。

2016-2017年,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崛起速度惊人,沃森健康宣布进入国内医疗市场,他们希望协助医生在慢病管理和肿瘤治疗领域有所建树。特别国内媒体一窝蜂的热炒,医疗AI好像变成了时代的弄潮儿一样,一时风头无两!很多国内企业自认为抓住了大风口的公司,花了大价钱去买很多领域的多年授权,美其名曰战略合作,有的几千万,有的大几个亿,除了到处吹牛演讲做PR之外,业务却惨不忍睹,这下纸再也包不住火了!国内大批医疗AI公司的破产潮就要来临,打肿脸充胖子,毕竟也就只有脸比较肿而已!

香港富豪李建勤购买了一家基金公司的对冲基金,授权最多可以动用25亿美元。该基金完全使用人工智能算法进行投资,宣传的业绩是2016年12月至2017年10月的共计210个交易日中,回报率高达15.54%,买卖信号的准确度达到69.05%。
李建勤买了以后,结果却是亏损巨大,最多的一天亏了2000万美元。他非常不满,控告该基金公司的销售人员夸大了算法能力,欺骗他上当。但是,基金公司反驳,算法无法保证百分之百获利。
这是全世界第一起由于算法而引发的诉讼。它带来的问题就是,算法事故的责任由谁承担?(摘自阮一峰的每周分享

推荐阅读

人工智能公司 OpenAI 开发的自动作曲系统,可以指定你想听的音乐家(比如肖邦、莫扎特),然后该系统就会使用10种乐器生成一段4分钟的音乐。现在,OpenAI 每天在网上直播音乐会,旋律都是人工智能生成的。(摘自阮一峰的每周分享)

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Chris Hughes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长文,标题是“It’s Time to Break Up Facebook”(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文章很长,有五千多词,但很值得一读。Chris从他对Mark Zuckerberg的了解和早期一起创业的经历出发,结合了反垄断法和美国自由主义的发展历史,对于为什么在自由经济下要防止巨头垄断给出了充分详细的论证。

在过去十几年,Facebook不是没有遇到过强劲的竞争对手,但它都通过两种手段转危为机,直到获得了今天的商业地位。

这两种手段就是并购和复制。2012年的时候,Facebook面临从PC过渡到手机端的大趋势,并且要跟已经在手机端做社交取得优势地位的instagram竞争。Facebook并没有掷重金去设计一款图片社交软件来与instagram争天下,而是简单粗暴的把后者买下来了。这次收购非常成功,直接帮助Facebook打开了手机端的用户市场,进一步扩大了其市场份额,而美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联邦贸易委员会,看到这两款产品是免费的,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就批准了。

Chris回忆,在2006年雅虎提出要以十亿美元收购Facebook时,扎克伯格并没有什么兴趣。当Chris问他怎么想的时,扎克伯格说:我不确定我想给Terry Semel(雅虎CEO)打工。Chris说,他认识的扎克伯克一直就想做这个领域的最强者,想主导和控制整个市场。

控制言论的权力。如果说前两者还算是正常商业领域里比较常见的垄断行为会产生的影响,Chris的最后一条担忧可是独属于Facebook的。每天登陆Facebook, instagram, Whatsapp的用户有几十亿,扎克伯格一个人就可以决定他们看到什么、能说什么。Facebook是有一套针对公开言论的筛查机制的。对于鼓吹暴力、人身攻击、宗教恐怖活动的言论都会予以屏蔽或降级。扎克布格和Facebook的高管们会先设计控制这些言论的规则,再由下面的工程师写出程序,最后由Facebook雇佣的基层合同工来进行人工审查。

对于在自由主义和言论自由文化中生活了两百多年的美国人来说,由一个不受公众监督的私人主体来监督、审查和控制几十亿人的言论,是一种无法想象的恐怖权力。Chris在文章中强调,他对扎克伯格本人没有敌意,他们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着联系。他在接受纽约时报访谈时也表示他私下里依然很尊敬扎克伯克,但他认为指出Facebook对于美国民主社会的威胁性是他的公民责任所在——说到底,扎克伯格也是一个普通人,而任何一个普通人在民主政治制度之外都不应该拥有如此大的权力来影响人们的生活。

Chris不是第一个发现问题的人,而是一个大趋势里另外一个强有力的声音。可以预见到,在未来十几年,美国对待数据和科技的监管会越来越严格,如同一百多年前逐渐发展出对待新生的金融体系的监管一样。

纳德拉深谙,如果仍走以前的老路继续啃Windows 及 Office 的老本,一代巨头微软必将陨落。认清形势后,纳德拉迅速调整微软战略布局,开启“移动为先,云为先”时代,其核心动作是更多地从用户体验角度出发,打通微软所有产品,打破微软以往设定的局限性和封闭性。
纳德拉认为一个人无法准确地预测未来的科技变化,但是成长型思维模式可以使他更好地对不确定性做出反应,并且在技术快速变化的情况下,有机会去纠正自己所犯的错误,因此需要不断地“刷新”认知。
外界更具戏剧化的感知瞬间,是有一次演讲,纳德拉居然当着台下观众,从口袋里掏出一部iPhone,现场一片哗然。然后纳德拉说:我手上的不是iPhone,我更喜欢将它称为iPhone Pro,里面装的很多都是微软的应用,我们用微软的软件,武装了iPhone。可想而知,此话一出,哗然变成掌声,人们再次强烈觉察到,纳德拉治下的微软,开始希望与昔日的竞争对手充分合作,成为苹果和安卓系统最顶级的应用开发者。
他的理念是 “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因为亚马逊的云业务占了几乎一半的市场位置了。
比尔·盖茨创立微软时,给微软定下的企业愿景是“让每个家庭,每张办公桌上都有一台电脑”。今天,微软的新愿景则是赋能地球上的每个人和每家组织,帮助他们取得更多成就

当你认为内心的选择没有错时,请一定要平静而又坚定的去坚持它。

趣图

这则动画的数据来源是瑞典国防研究机构(SDRE)和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联合出版的报告《Nuclear Explosion 1945-1998》。“哔”的声音表示一个新的月开始了。“胖”的一声表示核试验或者核武器爆炸发生。

CATALOG
  1. 1. 见闻
  2. 2. 推荐阅读
  3. 3. 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