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UKA's Studio.

投资见闻分享2月刊

字数统计: 2.8k阅读时长: 9 min
2020/03/01 Share

记录投资相关的知识、工具、案例分析
提示:点击标题可继续浏览详细内容

分析

消费品投资时钟(附深度)

16位顶尖对冲基金大佬:畅谈量化投资的下个10年!

Eric Sorensen:机器学习在股票价格上的应用将会失败,价格没有记忆!机器学习会导致过拟合、反直觉的预测、不合逻辑的集群和虚假的结果。在面对面的高管会议中,将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NLP)应用于CEO的聊天室情绪,将被证明比基础分析师更有效的预测。具有层次且相互作用的树结构(随机森林)将证明有价值的因果关系和目标基本变量(而不是价格)

Rob Arnott:那么,Quant创造了什么?未来又会有什么惊喜呢?正如传统分析师和基金经理有一个巨大的盲点,他们忽视了在我们的投资决策中剔除情感因素的力量。“对于一个拿着锤子的人来说,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像是钉子。对于一个量化分析师来说,任何不能被量化的东西都会被忽略。历史数据是我们的指南针,尽管我们知道过去的表现并不能代表未来”。

邱国鹭:这5类股票容易是价值陷阱,包括低PE的周期股

Losers average losers(傻冒才在亏损股上摊低成本)

对于价值投资者而言,应该如何对待亏损股呢?止损,死扛,还是越跌越买?成本线上无比激进,因为赚来的钱输了不心疼;成本线下无比保守,因为本钱亏一分也肉痛。这两种极端都是人性中的「心理帐户」在作祟。

第一类是被技术进步淘汰的。这类股票未来利润很可能逐年走低甚至消失,即使PE再低也要警惕。例如数码相机发明之后,主业是胶卷的柯达的股价从14年前的90元一路跌到现在的3元多,就是标准的价值陷阱。

第二类是赢家通吃行业里的小公司。所谓赢家通吃,顾名思义就是行业老大老二抢了老五老六的饭碗。在全球化和互联网的时代,很多行业的集中度提高是大势所趋,行业龙头在品牌、渠道、客户黏度、成本等方面的优势只会越来越明显,这时,业内的小股票即使再便宜也可能是价值陷阱

第三类是分散的、重资产的夕阳产业。夕阳产业,意味着行业需求没增长了;重资产,意味着需求不增长的情况下产能无法退出(如退出,投入的资产就作废了);分散,意味着供过于求时行业可能无序竞争甚至价格战

第四类是景气顶点的周期股。在经济扩张晚期,低PE的周期股也常是价值陷阱,因为此时的顶峰利润是不可持续的。

换句话说,低PE可能是由于一时间的高利润导致的。

的确,最牛的牛股一般都是成长股;然而,最熊的熊股也往往是「成长股」。许多国家(包括A股)的历史数据表明,高估值成长股的平均回报远不及低估值价值股

A股的股票虽然有很多成长股,享有国家的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但是由于早期估值过高,而今估值恢复正常,因此导致HS300十年来变动不大。

寄生式增长往往不具持续性,因为其命脉掌握在「大款」手中,自身缺乏核心竞争力和议价权。有些核心零部件生产商在自己的领域内达到寡头垄断地位让下游非买不可,提高自己产品的转换成本让下游难以替换,或者成为终端产品的「卖点」(如英特尔),事实上自己已经具备核心竞争力和议价权、成为「大款」的,另当别论。

最近特斯拉非常火爆,带动了一系列特斯拉概念的股票,大多是为特斯拉提供零部件的企业。这个时候要着重考察其是否有核心竞争力和议价权。

《安全边际》作者卡拉曼:价值策略的暂时“失效”

历史

2001年朱镕基问索罗斯金融和股市怎样监管?索罗斯这样回答

摘要:2001年,朱镕基会见索罗斯,问索罗斯金融和股市怎样监管,索罗斯回答到,中国逃脱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主要是因为中国的金融体系对外封闭,如果对外开放,将面临更大的风险,因此,应先加强后开放。同时,应该创立机构投资者,而且是不受政府控制的。

可以看下当年中国面临的困难在今天是否已经被很好的解决

朱镕基:我想在王教授回答的基础上再明确一下。

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产业结构不合理,需要作很大的调整。现在传统产业已发展到很高的水平,在 许多方面,如钢铁和煤炭,产量居世界第一,但传统产业维持目前的生产能力主要是靠政府努力和基础设施的投入,没有政府推动,这些产业就会开工不足。消费品 工业主要依靠廉价商品销往欧美等地,但欧美对此类商品的限制越来越严,出口越来越难,如不及时调整,以信息化带动科技革命和产业结构调整,问题将会越来越 大。尤其是中国农业人口占80%,由于粮食过剩,出口又出不去,价格高于国际市场,农民收入得不到提高或增长缓慢,城乡矛盾将加大。不调整产业结构尤其是 提高农业水平,整个国民经济都会遇到困难。当然,这些都是长远的问题,我们还有几年时间可以做工作,目前还不会产生尖锐的矛盾。目前困难的是,随着美国经 济衰退、日本经济停滞,中国的出口将越来越难,而出口对中国来说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去年出口总值达2550 亿美元,现在出口增幅**降低,我担心今年甚至会出现负增长,成为国民经济的负面因素,靠动员内需来解决。现在人民对政府有信心,愿意消费,消费在增长,所以出口下降不会影响我们原定计划的实现。

第二个问题是国有企业,可以看出,现在的国有企业越来越不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近几年,我们在 国企股份化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尤其是国企的海外上市,已经筹集到几百亿美元的资金,国内上市企业每年也可筹集1000 亿至2000 亿元人民币,我们在推进股份制也就是所有制改革方面已有很大的改进,亚洲金融[0.00%]危机的负面影响我们已基本克服。好的一面是中国的投资环境大为 改善,近三年来,外国在华直接投资每年都保持在400 亿美元以上,今年将接近500 亿美元,但袭击事件发生后,就难预料了。现在的问题是股市发展快,但不规范,投机行为多,政府监管不够,对人民币没有信心。如何加强监管和规范化很令我们 头痛,这方面愿意听听你的意见。

第三个问题是银行体制改革。我们过去实行的是国有商业银行体制,最大的问题是不良资产比例过 高,最高时曾占到40%。后来我们借鉴美国RTC(处置信托公司)的经验,成立了资产管理公司,将不良资产从银行划出来,以使这些商业银行规范化、实现自 主管理,但问题依然很多。通过改革和加强监管,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今年的不良资产比例下降了3%至5%。我们希望将这些银行变成股份制银行,它们的不良资产 虽有相当部分已经划出,但问题依然很多,上市十分困难。

上面谈了很多令我们头痛的问题,不过我们也取得了不少成绩。在建立健全社会保险体系方面,这两年取得的成绩还是可以的,社会保险体系已基本上实现资金 收入和支出平衡,当然,还有过去的欠账。我们建立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如果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国家将提供补贴。

索罗斯:我想谈几点看法。中国对外态势很好,就出口竞争力、贸易顺差、迅速发展的国内市场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吸引力而言,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强的经济体。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中国将不得不开放它的金融市场,这是一次真正的挑战。

我认为,中国应首先发展国内金融市场,为对外开放金融市场做铺垫。开放的顺序是很重要的,要分步走,先大力推动国内金融市场的开放,再着手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其 他国家如日本有过类似的经历。日本一度曾是世界上最强的经济体,经济快速增长,目前日本工业虽依然强大,但金融体系一塌糊涂,日本的工业产出多少,金融体 系就丢掉多少。中国应避免重蹈覆辙。中国逃脱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主要是因为中国的金融体系对外封闭,如果对外开放,将面临更大的风险,因此,应先加强 后开放。你已谈过坏账问题,我认为首先应发展内部银行体系。中国储蓄率高,应给储户提供银行以外的其他金融工具供其选择。至于监管人才,中国并不缺乏,我 最近见过两位这方面的优秀人才。但中国的股市和债券市场基本上只有散户,没有机构投资者,而股市和债券市场的稳定很大程度上依靠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养老基 金等可由机构投资者而非政府机构按商业原则入市运作。日本的问题是,它的金融机构只听大藏省的,没有学会对市场信号作出反应,进入国际市场后,要同国际银 行界打交道,结果输得只剩下了衬衫。

CATALOG
  1. 1. 分析
    1. 1.1. 消费品投资时钟(附深度)
    2. 1.2. 16位顶尖对冲基金大佬:畅谈量化投资的下个10年!
    3. 1.3. 邱国鹭:这5类股票容易是价值陷阱,包括低PE的周期股
    4. 1.4. 《安全边际》作者卡拉曼:价值策略的暂时“失效”
  2. 2. 历史
    1. 2.1. 2001年朱镕基问索罗斯金融和股市怎样监管?索罗斯这样回答